首頁>新聞中心>

    國產高端軸承鋼是這樣煉成的

    三伏天,江陰市,長江邊,出廠的軸承鋼從碼頭上船,先到上海的港口,然后坐海輪去歐洲。它們通常從意大利威尼斯或拉斯佩齊亞港口被卸下,再輾轉到法國的軸承加工廠;有時也會去到比利時安特衛普港,再被運到德國的軸承制造廠。目前,全球頂級軸承制造商都在選用中國這家特鋼企業——中信泰富特鋼集團旗下江陰興澄特鋼生產的軸承鋼。

      軸承鋼是用來制造滾珠、滾柱和軸承套圈的鋼,被稱為“鋼中之王”。它用于制造機械設備中最核心零部件,服役條件惡劣,除了要承受長時間的高速運轉和各種擠壓應力外,還要耐摩擦、耐超高溫等。這就要求軸承鋼具有高而均勻的硬度和耐磨性,以及高的彈性極限。好的軸承離不開好的軸承鋼,軸承制造和軸承鋼的生產能力及質量,直接影響一個國家制造業和工業化發展水平。

      我國已成為軸承鋼生產大國。特鋼協36家企業的統計數據顯示,2017年我國主要優特鋼企業軸承鋼的粗鋼產量為301.46萬噸,興澄特鋼、新冶鋼和本鋼特鋼分別位居軸承鋼產量前三位,占國內軸承鋼總產量的51%。興澄特鋼總工程師許曉紅告訴科技日報記者,中國不僅造得出高端軸承鋼,而且早就在國際市場闖出了名堂。“我們去年生產軸承鋼96.5萬噸,有63萬噸都供應給瑞典SKF、德國SCHAEFFLER、日本NSK、NTN等世界知名軸承企業。”他說,興澄特鋼的軸承鋼已連續8年位列世界軸承鋼產銷量第一。

      把好質量控制“N道關”

      軸承鋼是鋼鐵生產中要求最嚴的鋼種之一。“對化學成分的均勻性、非金屬夾雜物的含量和分布、碳化物的分布等要求都非常高。”興澄特鋼研究院黃鎮介紹,評價軸承鋼質量的關鍵指標是材料的純凈度和均勻性,純凈度影響軸承的疲勞壽命,均勻性影響軸承熱處理后的變形、組織均勻性。

      氧含量越低,氧化物夾雜越少,純凈度越高,軸承鋼的疲勞壽命就越長,因此要降低鋼中的氧含量;有害元素在鋼中形成多棱角的夾雜物,容易引起局部應力集中,產生疲勞裂紋,因此要嚴格控制有害元素產生的夾雜物。目前,興澄軸承鋼氧含量控制在≤5ppm的世界先進水平,掌握了內在質量控制的核心技術。“質量是過程控制生產出來的,并不是檢驗挑選出來的。”興澄特鋼一直保持這樣的理念,在生產過程控制上做足了工夫。

      在澆注過程中,興澄使用獨特的中間包感應加熱系統。“中間包內鋼液低溫澆注且波動小,這樣就大大避免了鋼中各組成元素在結晶時分布不均勻。我們掌握了這種軸承鋼澆注的核心技術。”黃鎮說。

      到軋鋼階段,使用表面火焰清理,可將鋼坯表面進行清理,就像刨黃瓜一樣把鋼坯表面清理干凈。這種將缺陷清除、確保鋼材表面質量的核心技術,也在興澄的掌握之中。

      瞄準國際市場“打天下”

      “我們擁有先進裝備,更具有世界領先的冶金理念和方法。”許曉紅說,從20年前被興澄派到歐洲學習煉鋼技術開始,他的眼光就聚焦到國際層面,這些年來一直在和世界一流的同行“較勁”。

      他拿出長期跟蹤的興澄軸承鋼疲勞壽命與同行之間比較的圖表,記者看到,2009年興澄軸承鋼的疲勞壽命與日本代表鋼廠處于同等水平;現在興澄的水平已超過日本的企業。他說,日本用戶也做了類似的跟蹤評價,結論也是興澄高端軸承鋼的水平超過了日本鋼廠。

      “我們與德國用戶合作開發純凈軸承鋼,在2016年為其提供了樣品,經過兩年的檢測及疲勞壽命測試,興澄連鑄軸承鋼的疲勞壽命達到1150小時,是歐洲軸承鋼的2.5倍。”許曉紅認為,對于軸承,材料檢測僅是一方面,軸承疲勞測試才是關鍵。興澄特別重視與國際上的行業領頭羊進行研發合作,通過不斷提升疲勞壽命,開發高端領域用途的軸承鋼。

      英國劍橋大學、鋼鐵研究總院、北京科技大學、洛陽軸承研究所等國內外知名科研院所都是興澄的合作伙伴。許曉紅表示,愿意與更多科研院所合作,利用興澄現有的市場影響力,加速科研成果的轉化與應用。

      (來源:科技日報)

關于展會

觀眾中心

展商中心

新聞中心

聯系我們

上海宸銘展覽服務有限公司 

173 0612 6162張先生
500彩票网股票